新電改方案確立的“三放開一獨立三強化”重點和路徑,將使高耗能企業直接降低成本,而與能源互聯網相關的企業、區域性電力平台將迎來萬億市場機遇。
  “新電力改革方案出爐,業界普遍預期未來電價將有明顯下調空間。”無論是電力還是化工行業人士一致判斷,對於電解鋁、化工等用電大戶來說,受益明顯。
  雲南某冶金企業人士告訴記者,生產電解鋁過程中,電力成本占到生產成本40%-50%。化工行業研究員則透露,化工行業整體用電量占比較大,占全社會用電量8%左右。他們預期,電價市場化改革未來將提高用電量較大企業的議價能力。
  此前,已有試水大用戶直購電交易的企業因此扭虧為盈的案例。
  申萬宏源研究報告認為,隨著電改的推進,未來直供電如能夠大規模普及,化工龍頭企業將享受規模效應帶來的優惠電價,擴大成本領先優勢,提升行業集中度,進而帶來更好的競爭格局。黃磷和氯堿產品等少數典型化工品種,因電力成本占到總成本45%-60%,未來的競爭優勢將更明顯,產品的出口競爭力也因此加強。
  新電改將給方興未艾的能源互聯網企業帶來福音。“體製性變革將開啟能源互聯網。”國泰君安電力新能源行業分析師認為,新電改放開配售電側,強調定價市場化及交易係統獨立,將為能源互聯網的推進打下堅實基礎。
  申萬宏源環保公用分析師劉曉寧認為,從德國電改經驗來看,售電市場完全放開將帶來大量的多樣的用戶服務需求,以及分布式能源、電動汽車、智能家居、儲能設備等大量的智能終端的接入需求,進而倒逼售電公司同互聯網公司展開合作。擁有配網資源的區域電網公司具備大量用戶數據資源,將坐擁能源互聯網最佳入口,將從需求爆發的能源互聯網中受益。
  此外,還有觀點認為區域性電網公司因具有先天的網絡優勢,下一步還有望率先享受到電改“配售分開”帶來的紅利。
  新電改方案也給部分行業帶來挑戰。
  安迅思煤炭行業分析師鄧舜告訴記者,在火電開始過剩的前提下,新電改對火電企業最大的影響或在於缺少了計劃調度後,火電企業將形成區域性低價惡性競爭。而火電企業在被逼降低電價的情況下,對成本的要求也會提高,最終將施壓煤炭價格。中長期來看,對火電和煤炭市場是不利的。
  但也有觀點認為,放開計劃發電,打破了原有的平均分配模式,將更有利於高參數、成本低的火電、水電機組。發電成本較低的上市公司仍將從中受益。
        來源:上海證券報

和手機九遊會聯係(*)為必填項目